当前位置:男人图 > 娱乐八卦 > 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所属频道:娱乐八卦 发布时间:2019-01-06 10:09 点击:561

原标题: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20年前的1月2日,一代人的下饭节目《今日说法》开播,作为一个从小跟父母共赏《今日说法》吃午饭长大的90后,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心中都有不少记忆犹新,或是想到就后背发凉的神案、奇案。

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1.

38岁的刘颖是内蒙古包头市一家水泥厂的职工,长期遭受丈夫于某的家暴。2004年的一天,在丈夫又一次当街对她施暴时,忍无可忍的刘颖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刀,往他身上连刺8刀。

刘颖21岁时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于某,当时她的父母多方打听知道于某酗酒后经常打人,双双反对女儿跟他的交往,然而刘颖却违背父母的意愿坚持要跟于某结婚。很多年后她才说出当年的原因——于某曾经在醉酒后强暴了她,在当年的刘颖看来,这是一件丑事,她不敢向外人诉说。

结婚后不久,刘颖怀孕了,于某酗酒却更加频繁,深夜两三点回到家就会对刘颖大打出手,凳子、炉钩子、擀面杖、菜刀……凡是伸手能摸到的东西,都成为他施暴的工具。面对这一切,婆婆却告诉她,于某平时特别喜欢男孩,如果生个男孩,也许能慢慢改变他的脾气。殊不知,儿子出生后,情况并没有好转,于某甚至在刘颖休产假的一晚,将一壶开水往妻子身上浇去。

刘颖的隐忍,一忍就忍了17年。她曾经提过离婚,却被丈夫歇斯底里的威胁吓退,他说“你要敢离婚,我就杀了你全家。”她也试过自杀,最终在儿子哭喊声中心软下来。她去过派出所寻求帮助,民警也找过刘颖的丈夫谈话,然而转身回家后,又会招致更猛烈的暴打。

直到在无数个深夜带着儿子躲进录像厅,或是半夜挤在单位狭窄的更衣室中睡下,刘颖终于决定采取措施反抗丈夫。2004年9月7日晚7点多,她在包头的东华货场顺心饺子馆门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向警方自首。

据刘颖案当年的有关资料统计,全国约有30%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而在这些家庭中,95%以上是丈夫对妻子实施暴力。

2.

18岁的女孩罗兰曾经是重庆邮电大学的学生,2004年10月30日,罗兰一家人从合江坐上车牌号渝C10775的客车,准备送女儿返校读书,却没想到这天将会成为罗兰的祭日。

几个月前,罗兰被查出肺结核,父母帮她办了休学回老家合川调养,几个月后,罗兰的身体基本痊愈,便准备返校。一家人坐上那辆大巴,在山路上颠簸近两个小时后,罗兰的病情又突然复发,并产生了休克的症状。其父亲罗彩国立马向客车司机和售票员请求帮助,希望能送罗兰去医院,没想到司机不但不加以援助,反而以扔行李的方式赶他们下车。被逼下车的罗兰一家,最终在路人的帮助下拨通了120的电话,急救车在接近1小时后赶来,罗兰却早已停止了呼吸。

罗兰一家下车的地方

在罗彩国后来的上诉中,司机一方还曾试图狡辩,称汽车在途中加油站停车休息时,罗兰就已经死亡了,然而这个说法很快被其他的乘客证实是谎言,有证人证实司机在扔行李时,曾说过“人死在我车上倒霉”。最终被告运输公司被判决赔偿原告有关费用5万多元和精神抚慰金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巴司机们的冷漠令人以外,姗姗来迟的120急救车也引起了人们的反思。罗彩国后来才知道,在自己一家下车的地方用手机拨打120,接通的不是最近的江津市120的急救中心,而是远在100公里以外的重庆市120急救中心。而想要打通江津的120,必须使用本地固话拨打120。

无独有偶,就在罗兰案的前一年,也是在重庆同样发生过一次120号码混乱问题。云阳的余静琼在丈夫突发心肌梗塞后,连续三次拨打120电话,急救车在半小时后赶到,丈夫却也去世了。她后来才知道,自己焦急等待着的距家不过200米的云阳市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时,得到通知出车的却是几公里外的云阳市中医院的救护车。两个案件同地相隔一年,120电话混乱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3.

杀死自己母亲的时候,陈欣然16岁。

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紧接着那天清晨,她给朋友发了一条语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她说“你知道吗,原来有时候杀人就是一念之差,一念之差。我现在站在24楼的高楼上,我不知道。我的人生随风而逝。可笑的是没有人在乎我的想法。”

如果时间倒回7年前,可能不会有人想象这个家庭的破碎。在黑龙江肇东,陈欣然一家算得上是中产,父母都有工作,08年时家里买了一套两层的复式楼。9岁的陈欣然曾经在日记中写过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她写“妈妈,您天天早去晚归挣的钱还是很少,但我不是对您有异议……您是个勤劳的人,天天下班不管多累都要为我们做一桌可口的饭菜。妈妈我爱您。”接着在写给爸爸的话里,她写,“爸爸,您应该到家多帮我妈做点家务……您说这懒惰是多么不好啊。”

改变似乎发生在陈欣然进入初中。她的父亲陈刚说,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女儿结交了一些他很不认可的朋友,这些朋友“头发剪得很短,不爱学习”。还有一次陈欣然跟母亲去理发店,突然提出要剪一个类似阴阳头的发型。当然这些事情全都被陈刚坚决反对了。为了防止女儿走歪路,陈刚夫妻做了很多“努力”,不但每天接送女儿放学,还悄悄跟去学校门口看她和谁一起玩,如果女儿说去朋友家,他们会给对方家长打电话。

但这些举动在陈欣然看来却是,“我不管有什么朋友,他们就去作,去闹,去我朋友的父母那里说。”陈欣然说不止一次有朋友跟她说,“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但是你父母太烦人了。”

父亲的干涉不止在女儿的交友问题上,陈欣然很喜欢体育,上初中时她和父母提出想要专门练,陈刚不同意,他坚持文化课必须学。父亲最夸张的举动是,有一次陈欣然参赛都已经报名了,却被父母强行扣留,那次以后,赏识她的教练再也没有找过她。父母越是强势,陈欣然就越想逃离,2015年的时候,她还写过一封“断绝关系书”给自己的父亲,翻年的1月,她就离家出走了,后来被骗回来一次,又去了更远的大庆。

直到2016年2月26日,在大庆上完夜班回宿舍休息的陈欣然,突然被两个陌生人强行接走,直接带到位于济南的一所“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这是陈刚一家商量后的决定,他们觉得女儿“再在外面多一秒都是危险”,要把她送进一所“全封闭”的、“她出不来的,别人进不去的”的学校。

而这所防卫学院,在陈欣然后来的描述里,是“惨无人道”、“体罚,还有精神上的折磨。”她说自己好不容易熬满三个月可以见到父母时,曾经跪着哭求父母带她回家,得到的回答却是“你再待一年吧。”她后来知道父母已经交了一年的学费,三万多。于是趁着去医院看病,陈欣然找了个机会,逃跑了,那天是6月10日。

这个捧红撒贝宁的节目,今年20周年了

陈欣然从医院逃跑后,父母在济南满大街贴寻人启事。

两个月后,最后一次离家出走被找回来的陈欣然,在家控制了自己的母亲,8月8日,她换了家里的锁,用胶带把在家为她做饭的母亲李梅绑在了卧室的拳击沙袋上,这是她第一次做这么出格的事情,而母亲丝毫没有反抗。陈欣然的要求是,想以此逼迫自己的父亲陈刚支付她读体校的学费,然而没有成功。

一个月后,陈欣然第二次绑住了自己的母亲,从9月8日到16日。家人虽然知道陈欣然控制了母亲,但谁都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在一次跟母亲妹妹的通话中,陈欣然放话“我这么弄她,不是因为她是我妈,不是因为她是李梅,是因为她是陈刚的媳妇,因为陈刚对我的伤害太大了。明白吗?”

16日凌晨,陈欣然终于收到父亲的转账,她在离开前去市医院找来医生,又领医生来到了自家楼下,随后打车离开。她那时还不知道,她的母亲,41岁的李梅,因为4天没有吃喝,在那天凌晨去世。10月,陈欣然被捕归案。

2018年,湖南益阳12岁男孩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持刀弑母。

4.

以上的案例,只是《今日说法》报道案件中的冰山一角,自其1999年开播以来,关于家暴、人性和父母子女关系的话题,直到20年后的今天,依然是最极具争议的社会问题。

开播10周年时,主持人之一的撒贝宁接受采访,一脸正气地在镜头前说,《今日说法》最终关注的点并不是法院判决的结果,而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一个环节体现出的法律的精神,刚好跟栏目的定位“点滴记录中国法治进程”一致。彼时他是央视最炙手可热的主持人。

如今20年过去,撒贝宁和张绍刚分别转型为综艺主持人,肖晓琳于去年7月去世,现在的3名主持人变成了李晓东、路一鸣和元元。电视的活力在衰退,《今日说法》也早已过了最巅峰的黄金时代,我们依然无法阻止相似的案件还在身边发生,但仍然希望这样的法制节目能迎来下一个20周年。

“点滴记录中国法治进程”,《今日说法》的意义,本就不是为了捧红一个小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