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男人图 > 娱乐八卦 >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所属频道:娱乐八卦 发布时间:2019-01-09 08:39 点击:756


 酒井法子,本来是一个在记忆里落灰已久的名字了,你可能还记得十多年前她正当红时又纯又甜的样貌: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会想起90年代家喻户晓那支以《梦冒险》为BGM的电视广告,彼时拥有一台这样的电视或者留个酒井法子同款的发型,都是值得偷偷美好久的“时髦事”。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也可能只见过她玉女形象崩塌,因吸毒被捕而痛哭流涕道歉的新闻照片……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但应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看到她的名字上头条,居然会是和“在线乞讨”这么尴尬的四个字连在一起。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昨天酒井法子发了这么一条微博祝粉丝们新年好,表示“今年也请大家多多关照”,然后附带上了支付宝和银联卡的两个支付链接: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很多围观群众瞬间就震惊了,吃相这么直接的?别说录个视频展示下才艺什么,连文案都没有张口就要钱?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更年轻的小朋友们则更不留情面,纷纷询问这姐姐哪位鸭,现在可是00后的世界,不认识你,请做好市场调查。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事情闹大后酒井法子那边今天很快删除了争议内容,并发声解释是运营公司照办了日本惯有的会员付费制fanclub模式,给出链接是用来支付会员费的。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明星们运营收取会费的粉丝俱乐部,在日韩娱乐圈确实是正常行为,相应也会提供只有会员可看的音乐、视频、写真等等福利,尽管咱们这并没有这种文化,也不能说就到了“国际乞丐”这么不堪的程度。

酒井法子之所以被喷这么惨,一方面连句说明都没有简单粗暴甩付款链接实在太不上心了,更重要的是,对于涉毒后还试图靠公众形象来吸金这种可能性,大家一向宽容不起来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是糊涂玉女的分割线——

虽说这回一条微博引发的风波实情并没有“穷到讨钱”这么夸张,但吸毒事件后酒井法子在日娱主流圈几乎混不下去却是实情,收入来源大多是靠着消耗早年积攒的名气和国名度四处走穴。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一度奔波于各种弹子房,唱唱歌再和粉丝们握手互动一次赚5万多人民币,到年底连办多场dinner show又能每桌收个1000+人民币。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日本流行的弹子房属于那种档次不高的赌场,《金星秀》中形容,放到我们国家的环境看就跟去大浴场里表演一样,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都不会愿意去。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也曾在往返与上海、福冈两地之间的邮轮餐厅上全程驻点演出: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打出“跟酒井法子回家”,让60、70、80后与昔日梦中情人相遇的噱头,每人要价4000人民币起跳,销路据说还很不错。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当然,境况和当年从日本一路火到中国的风光相比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再加上今天透着辛酸的一场“乞讨”乌龙,有粉丝觉得太唏嘘,希望她能加油东山再起。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客观讲,单论驻唱或走穴本身,都说得上凭劳动赚钱,为生计拼搏,也没什么可踩一脚的。

不过归根结底,犯了错承担代价理所应当,况且现在能让她“变现”的人气,依然全靠早期玉女形象带来的滤镜啊,谈不上加油和支持,更多的,只是一声叹息吧。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酒井法子红得很早,最具标志性的就是那股眼神清澈笑容甜甜的纯真气质: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拍起尺度稍大的写真依然一身懵懂少女气息,干净又俏丽,是很多人会偷偷把照片珍藏在笔记本里的青春期女神。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不光外形讨喜,声音也甜美迷人,94年唱中文专辑《微笑》的可爱发音让无数少男少女反反复复听到磁带都坏了。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酒井法子搭档福山雅治、江口洋介出演的《同一屋檐下》同样是一代粉丝的难忘回忆: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她演的“小雪”恬淡而温柔,并非艳丽张扬的大美人,却独有份让人心生保护欲的邻家暗恋对象气息。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星之金币》(又名《白色之恋》)里她是与养父相依为命的聋哑女孩“仓本彩”,苦情虐恋赚足了中日两地观众们的眼泪: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法子清纯又楚楚可怜的形象尤其为角色加分,追剧的男同学们被她俘获了“少男心”,女同学们也爱她爱得不行,热衷模仿她的发型穿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片头曲《碧绿色的兔子》随之红极一时,既是那个年代日剧迷们难以忘却的美丽旋律,也成为了她的一大代表作。

还有赴台拍摄的《我爱美人鱼》,酒井法子演一位善良纯真又可爱的小美人鱼“美美”,童话色彩浓厚的设定令不少人着迷。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可惜据说是因为日本合作方与台湾合作方之间出现矛盾销毁了母带,现在已经没法找到这剧的完整版了,前阵子八八写孙耀威时有小伙伴模糊印象里就还以为是他俩合拍的。

实际上真正的男主角是邵昕,嗯,就是有在追《康熙来了》一定会知道的那位……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湾湾当初有种说法叫“挡泥板女神”,男生们骑机车一定要配上潮爆的“挡泥板”,而上面还要印着最爱那位女神的照片,越多人pick的女星就越红。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她来大陆公演时也是所到之处无不引发热潮,同行的日本作曲家服部克久震惊感慨:“中国人知道的日本人大概只有田中角荣、山口百惠和酒井法子了吧。”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如此前途大好的清新美少女究竟为什么会选择走上作死吸毒这条路呢?

熟悉酒井法子的粉丝应该听说过,尽管她颜值巅峰时期一派不知愁滋味的甜蜜气质,然而她的家庭环境却是得以“不幸”来形容的。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法子的父亲酒井三根城曾经是日本暴力团山口组成员,专做毒品交易,生母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在她很小时就离开了,她上学前一直是被寄养在亲戚家。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直到父亲再婚后才把她接了回来,结果安稳日子还没过多久,继母也选择了离婚,留下一个小她8岁的同父异母弟弟酒井健,弟弟后来也加入了山口组,至今已多次因为吸食安非他命、持枪抢劫等罪名被捕。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法子在学校从来不敢把同学带回家,更不敢提她的黑道父亲,破碎的家庭让她内心时常严重不安,长大后对于婚姻的偏执多少也是受了童年经历的影响。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虽说后来父亲的第四段婚姻终于是归于稳定了,第二位继母和法子关系也相处得很亲密,但等到法子刚18岁时,开车到东京去看她的父亲出了车祸当即死亡。

那会法子才出道两年,有说法称,当时她父亲已经触犯帮规,被山口组“破门”改行了,却因为生意失败欠下一屁股债,为了不拖累女儿的前途,便决定加速撞向护栏毁车自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唉,假如猜测为真,如此决绝的选择固然让人唏嘘,可是为什么非要到了最后关头才拿出父爱负起责任呢……

“法子”这名字来源于佛教用语,意为“步向正道”,相信父亲在给她取名时也是认真考量过的吧,不过啊,要想达成对孩子的期望不是靠名字而是该靠言传身教呐!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极度缺乏安全感却又在内心世界已然习惯了荒谬剧本的她,一次次在人生重大决定上做出了错误选择。

98年,正在进行亚洲巡回演唱会的酒井法子突然宣布自己已经怀孕3个月,要与相识不到一年的高相佑一结婚,随后便中止了巡演行程。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高相佑一是个再典型不过的游手好闲浪荡子,自称“专业冲浪运动员”but根本找不到参加正式比赛的记录,也没有稳定职业,开了个店还几乎败光法子积蓄。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爱上了不靠谱老公的法子只能生完孩子没多久便急急复出赚钱养家,工作态度却和婚前大相径庭,拍剧拍广告频频迟到,引发了业内诸多不满,不过也还是陆陆续续有作品产出。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图为《咒怨2》)

这期间对法子如父如友的经纪人沟口伸郎突然在办公楼厕所里用皮带上吊自杀,想必也是在她那段混乱人生中投下的一枚无情炸弹吧。

婚姻生活更是一团糟,高相佑一在家时酒井法子对他绝对服从,温柔体贴,丈夫要早起出门玩冲浪,她就无论多早都提前帮他打点行装,丈夫和朋友租下别墅嗨完不收拾便扬长而去,她就清早过去收拾残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而不管她做得再贤妻良母,高相佑一照样改不掉偷吃习性流连夜店,有报道称其出轨甚至出到了法子好友身上,更匪夷所思的是,法子也就接受了,任由好友频繁出入家中,帮忙照顾小孩……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吵到分居后,法子向友人哭诉:“他实在令我失望,我现在只要一看到他就想哭。”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酒井法子原属事务所“Sun Music”的副社长相泽正久从她14岁起就以“养父”身份照顾她,在他看来,法子对家庭的重视比一般人要高一倍,而且对周围人的议论非常敏感。

为了极力维持“看上去很好”的美满家庭,她曾经一直试图为丈夫掩饰,不愿让大众看见自己婚姻的失败。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剧变发生在2009年8月,她丈夫高相佑一携带毒品被警方逮捕,而酒井法子不知所踪,一时间猜测纷纷,有人猜测她投湖自尽了,有人声称看到她遇害……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六天后,扑朔迷离的“寻找酒井法子”大行动以她的自首收场,这时人们才知道,曾经的清纯玉女原来已经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瘾君子。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她表示是在丈夫高相佑一教唆下开始吸毒,因为内心空虚无人聊天,而10年出版的自传《赎罪》中则说出了更惊人的自白:吸毒是为了让毒品来挽回已经破裂的夫妻关系???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都走到了这一步,法子仍然难以痛下决心离婚,哪怕身边人都在劝说,她也因为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而犹豫,给婆婆写信“希望三口之家重新来过”,关系亲近的继母还特意搬去“监视”她一定要离。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而高相佑一那边呢,承认自己教唆妻子吸毒后还要补一刀,在法庭上称“相信酒井法子会趁自己不在家时独自吸食”……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之后更开始拿着两人过去的私生活大肆爆料,大聊特聊吸毒的细节,比如趁着儿子去上学两人偷偷在厨房吸毒、自曝毒后滥交会去参加“性爱派对”、描述酒井法子私密处的刺青形状等等,更疑似故意流出酒井法子的私密视频……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想不通啊想不通,非要把这种大渣男留在身边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吧?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说到底,酒井法子的沉沦之路固然有太多外界因素的负面影响,但关键还是自己太糊涂了,被别人伤害最后却是选择了辜负自己。

涉毒被捕后人设崩得彻彻底底,让粉丝失望而去,同时更是遭到严格抵制,被经纪公司解雇,还有一堆索赔官司等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终于离婚后她一直试图振作复出,结束了缓刑就参与过不少禁毒活动以挽回公众形象: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可几乎被主流影视圈放弃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为求咸鱼翻身大胆拍了个情欲片《空蝉之森》,最后也因为发行片商突然破产而变成遥遥无期的存货……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16年接受采访时,酒井法子委屈地感叹日本社会对于失败者过度批评,“连没有的事情都会被捏造出来,好像是一种集体霸凌。”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随着曾经的辉煌彻底成为过去式,更年轻的可爱女明星层出不穷,因着记忆中那个美好玉女而对她宽容的粉丝只会越来越少,想消除身上的负面烙印谈何容易。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哪怕难免为她这一路坎坷的境遇痛惜,也必须要说,有些错,真的犯了就再没法抹平。

——我是代价惨重的分割线——

酒井法子的故事远不是孤例,为了毒品把事业乃至人生毁得一干二净的明星多不胜数,就说前段时间刚轰轰烈烈吃了瓜的例子,本来羽泉作为国内实力派男子组合TOP1应该毫无争议: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而如今他们出道20周年的演唱会就这么泡汤了……陈羽凡在社区强制戒毒,只留胡海泉悲情十问: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羽凡超话里,粉丝仍然在苦苦坚守,但是恐怕这份坚守也无法消除此事带来的影响了,组合前路茫茫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说起因毒毁事业,相信大家立刻能想到的另一个名字会是“柯震东”。

柯震东当年势头有多好?不会比今天任何一个顶流差,还已经有了代表作,如果没有沾染毒品,大概今天的流量格局会大不相同。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现实却没有如果,柯震东吸毒被捕,公众形象彻底完蛋,原本电视上铺天盖地的代言广告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

就算粉丝不离不弃为他辩解:“他只是个孩子!”他本人也哽咽开记者会道歉,都无法挽回他的事业了。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捉妖记》甚至为此全部重拍,后来大家都知道,这部电影打破了票房纪录,男主井柏然也由此一飞冲天。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就算风波过去后,柯震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主演的片子《再见瓦城》还入围了当年的金马奖,可是公众也不愿意接受他了。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去年12月,柯震东还在ins抱怨没有戏可拍: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群众们对此表示,活该!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跟柯震东一起被捕的房祖名,背靠亲爹成龙,算是娱乐圈顶级的星二代了,饶是如此也逃不过法律和舆论的惩罚。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就算是成龙有心扶儿子一把,让他参演自己的电影《铁道飞虎》,观众也完全不买账,看到房祖名掉头就走。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现在房祖名开始转型想当导演,成龙为了捧儿子的场还特地在房祖名处女作里出镜,但观众这次会接受吗?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另一个走上同样道路的星二代是张默。张国立亲自在媒体面前为儿子求情,但张默本来一帆风顺的演艺事业也路绝于此。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如今张默只能从事一些幕后工作,形态苍老了许多,和张国立站在一起倒像是同龄人而不是父子了。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远离毒品,珍惜生命。这句话大家从小到大听过无数遍,更有数不清的前车之鉴摆在前面,但偏偏就是有人不信邪,觉得自己能逃过舆论的惩罚,殊不知还有更大的代价等着自己。

台湾艺人大炳,相信从小看台湾综艺长大的孩子都不会陌生,当时著名的搞笑王之一,大小S都很爱学他的“吞拳头”绝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然而他却因为吸毒屡次被捕,毒品不仅榨干了他的才华,也毁掉了他的健康。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吸毒期间,大炳的身体状况直线下跌,2012年病逝于家中,年仅37岁。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美国一代天后惠特尼·休斯顿,拥有的全球传唱的代表作一抓一大把,最后竟也因为吸毒走上不归路。

也是2012年,休斯顿因为吸毒过量在家中猝死。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相较之下,酒井法子的现状虽说不复当年风光,却也绝不是最糟糕、最无望的结局。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和前夫打离婚官司时,为了得到儿子的抚养权,她一分钱赡养费也没拿到,卖掉了曾经的高级公寓,搬去旧房子里住。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但她并没有再次放任自己堕落或逃避了,而是选择辛辛勤勤各地跑演出挣钱养家,供儿子上了东京有名的私立中学。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宣布自己已经彻底戒掉毒瘾时,她为表明洗心革面的决心洗掉了那段迷惘的时期中脚踝上引起争议的纹身。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对家庭和婚姻的态度也有所转变,不再怀抱着盲目期待把爱情看得比天大,更重要的是担起做母亲的责任,以身作则,为儿子重新树立榜样。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犯了错也承受了应有的惩罚,对看客们来说,一条新闻就算是结束了,但对当事人而言,人生还在继续。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

                            


正如酒井法子自己所说,“其实我很乐意作为当下年轻人的负面榜样,给年轻人一些警示,不要去碰那种东西,才能走得更好”。

没有什么比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更直接的了,祝福大家都能学会珍惜自己,远离人生中那些错误的道路。

我,酒井法子,打钱?悲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