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男人图 > 娱乐八卦 >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所属频道:娱乐八卦 发布时间:2019-03-14 10:14 点击:746

文/阿诺

采访/药风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过春天》由田壮壮监制、青年导演白雪执导、黄尧领衔主演,这部打磨了两年剧本的诚心之作获得了“青葱计划”的垂青及万达影业的投资,并将于2019年3月1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作为市场上罕见的“不落俗套”的青春片,《过春天》一经亮相便令人耳目一新,它不仅是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新发现”(Discovery)单元唯一入围的中国影片,还作为该单元开幕影片进行了全球首映。在第二届平遥电影展上,青年演员黄尧更是凭借着细腻丰富的表现力荣获“ 费穆荣誉·最佳女演员奖”。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与以往的青春片不同,《过春天》以一个独特的视角,聚焦“跨境学童”这一特殊人群的身份焦虑和青春成长。作为典型的“单飞仔”,佩佩每天来往深圳香港两点之间,在普通话与粤语,家庭与朋友,学生与走私贩之间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

在片中,黄尧用真诚和天才的洞察力完美演绎出隐藏在这一场冒险话语背后的少女情愫、自我找寻和成长跨越,白雪导演也在众多采访中毫不吝啬地赞扬称“黄尧是个天才”。

“好演员的春天来了”,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观众审美的发展和影视行业的日渐成熟,这句话已经从口号成长为现实。在新一年的春天到来之际,初露头角便惊艳众人的青年演员黄尧接受了Ifeng电影的独家专访。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以下为访谈实录

谈角色:与佩佩相似又有差别,普通平凡却有力量

Ifeng电影:您怎样评价佩佩这个角色?

黄尧:佩佩她其实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女孩,但是她内心有一股劲儿,所以这股劲儿能够驱使她爆发出很大的能量。但同时她也很困惑,所以她一直在寻找,无论是身份的归属还是情感上的去处,她都在寻找。

Ifeng电影:您觉得您身上跟她有相似的地方吗?

黄尧:其实有挺多的。

Ifeng电影:比如说?

黄尧:比方说这些倔强的东西。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嗯,您刚才也提到了。

黄尧:对,她心里的那股劲儿也是我一下就能get到的点,还有这种对待生人的青涩,你看佩佩第一次见到花姐的时候生涩的样子,其实也是跟我本人比较像的。

Ifeng电影:导演刚刚说您生活中是个比较温和的人,是这样吗?

黄尧:对,比较慢热。

Ifeng电影:您祖籍是河南是吗?

黄尧:我成分很复杂,我祖籍是西安的,但我老家是河南的,我又长在广东。

Ifeng电影:在佛山长大?

黄尧:对。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这一点上您跟佩佩还蛮相似的,那您在认同感和归属感上也和这个角色有相同的感觉吗?

黄尧:其实还好,我比佩佩幸运,她是因为家庭有一些割裂,她父母双方不在一起。我几乎就是等于在广东长大的,所以我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广东人,但我爸妈又是北方人,所以在生活上我也能适应得了北方的习惯。

再加上其实无论南方、北方,总归还是在大陆,大致上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文化上的差异和冲突。但佩佩是在大陆跟香港之间穿梭,无论是从教育还是文化氛围这些方面都会有很明显的差别,所以佩佩的那种疏离感会更强一点。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那您怎么看佩佩跟她母亲的关系,还有佩佩跟花姐的关系?

黄尧:佩佩跟她的母亲,其实是一种颠倒的关系,她们母女关系问题的也出在这里,妈妈有时候表现得更像一个女儿,很幼稚,很不成熟,所以佩佩在她妈妈这里得不到母亲应该给一些引领。这个时候花姐出现了,对佩佩来说,花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承担了母亲的部分功能,她会去指引她,告诉她要做什么事情,佩佩做得好,花姐会给她成熟的赞赏,所以说佩佩其实是从花姐身上得到了从亲生妈妈那里得不到的认同感。

谈表演:“没有表演的表演“,沉浸式的本能反应

Ifeng电影:有网友评价说,您是在这部电影中是本色出演,您觉得是这样的吗?

黄尧:我觉得导演之所以会挑中我演这个角色,一定是看中了我跟佩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想,这种气质上的东西是刻意营造不出来的。

Ifeng电影:导演也说,要求你们做到没有表演的表演。

黄尧:对,她一直这么跟我说,我觉得这也是对我表演道路上特别重要的一个点拨,所以说应该算是本色出演吧。怎么说,有一部分是本色出演的东西,比如下意识的反应,但毕竟我跟佩佩的成长经历还是不一样的,家庭背景也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还是需要我去理解,去想象,去揣摩的。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当初导演力排众议,让您来演这个角色,您在拍摄的过程中有压力吗?

黄尧:我压力很大,尤其是在开机前。那会儿真的压力特别大,整个人状态都特别紧绷,完全出不来。在开机之后反而好多了,随着我穿上佩佩的衣服,进入拍摄的那个实景,真的把自己放到那个情景当中去之后,可能是因为注意力更加集中了,完全相信了,压力就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消失掉了,把自己专注于在演戏这件事情上。

Ifeng电影:您是前年演的这个戏,当时应该是20多岁,但要演的这个角色是一个16岁的中学生,您是怎么把握她这种细节,表现她的生活方式的?

黄尧:其实就是所谓的“少女感”。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比较好的一点是,我从高中毕业一直到大学这几年里,心态上并没有一个分水岭式的跨越或者说是成长,我到现在都觉得我有时候挺幼稚的(笑)。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可以说,我一直以来都还是一个学生的心态,在拍这个戏的时候,这种心态也在无形中给了我很大帮助,让我不需要太费劲地去”找“那种少女感。当然了,在需要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比较成熟的处理方式。在前期准备的时候,我也会去看很多关于少女的电影,导演也给我推荐了很多,导演当时跟我说,重点不在于看剧情看故事这些,最主要的是看一看那些女孩的状态,看一下她们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Ifeng电影:刚才导演力赞您在片中游艇那场戏的表现力,就是阿豪救佩佩上来的那个场景,当时佩佩这个角色的情感其实是比较难拿捏的,但导演说您的表演非常恰当,当时您是怎么处理这场戏的?

黄尧:我还真没有刻意地设计一些面部上的表情什么的,因为当时那个环境是在海里,我也想不了那么多,所以更多时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因为那时候跟孙阳他们还不算很亲近很熟悉,突然有一个不太熟悉的男生,赤裸着上身这样把你抱起来,抱着你去游泳,当时我更多的是本能的一些体验,又觉得不太好意思,但是又觉得有一种亲密感,真的就是本能反应。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本能反应?

黄尧:嗯对,因为当时我完全是融在佩佩这个人物里的,不需要再去刻意地设计什么东西。

Ifeng电影:您觉得在这部电影里,哪一场戏是比较难把握,难进入状态的?

黄尧:绑手机那一场戏的度是比较难把握的,因为导演跟我说过,她不想要太成年人的那种暧昧,她希望这场戏是既暧昧又纯真的。就佩佩的那种状态还是要像一个少女,而不是一个成年的女人和男人在那里互相挑逗,互相勾搭的那种感觉,所以这个度就很难去拿捏。在拍摄之前,我有仔细地去考虑,怎样把这种既暧昧又纯真的感觉体现出来,但真正拍摄的时候其实感觉还好,那个环境给了我比较大的帮助。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那场戏一共拍了几次?

黄尧:其实没拍几次,因为那其实算是个长镜头,整个状态我们没有被打断,都是从头到尾连下来的。拍了有两三次,没有很多,渐渐的,动作熟练了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把注意力放到情绪的表达上了。

谈收获:“我可以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我不用转行了”

Ifeng电影:跟白雪导演合作,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黄尧:拍着拍着戏,感觉拍成亲人了。因为白雪导演她真的是一个特别柔软的人,她的心非常的细腻,她也很照顾我的情绪,很懂我。我们两个在性格上也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互相很了解的这种状态也使得我们在合作的过程中非常默契。因为彼此之间有这种了解和默契,她跟我说的一些调度,一些指示我就能很快的get到她的点,也能以合理的方式去完成它。有时候感觉她像我的一个姐姐,有时候甚至感觉像我妈妈,很亲近的感觉。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和像江美仪、廖启智、倪虹洁这些前辈合作什么感受?

黄尧:其实跟前辈们合作,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因为他们经验很丰富,他们能够迅速地带你进入到这场戏的情境当中,他们一张嘴,往那儿一坐,一个动作就把这场戏的气氛给营造起来了。几位老师能够让我特别快速地进入状态,帮助我的角色成长,这是我最大的感受。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在拍《过春天》之前,您有一个比较长的空档期,接的戏可能也比较少一些。这次在平遥影展上拿到费穆奖的最佳女主,从那段时间到现在,您的心态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

黄尧:其实让我特别高兴的一件事儿就是,起码,拿到了这个成绩之后,我可以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我不用转行了,别的我倒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这个就是让我觉得最幸运最庆幸的事情。

Ifeng电影:拍这部电影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黄尧:最大的收获,是让我变的更有自信了。我之前一直没什么自信,但是拍完《过春天》之后,我觉得我是有成为一个演员的潜质的,这部电影让我能够挖掘到自己的点,建立更多的自信,让我相信自己可以继续在演员这条道路上走下去。

谈自我成长:活给自己看,未来道路不设限

Ifeng电影:大家可能对您还不太了解,您可以简单做个自我评价吗?

黄尧:那我就从做演员这方面来评价一下自己吧。以前总是有人说我像这个演员,像那个演员,说我像谁的都有,之前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其实会不太开心,我觉得似乎我都没有自己的特点了。但后来吧,我越来越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这样的评价说明,虽然我很平凡,很普通,但我可以化身为任何人,你愿意把我往哪个方向去指引,我就能顺着那个方向去走,我就会越来越贴近那个人,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演员的优势所在。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您是在念初一的时候就决定要当演员的,对吗?

黄尧:对。

Ifeng电影:为什么在初中的时候已经这么坚定地说要做演员?

黄尧:因为演员这个职业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遥远的存在。因为我妈妈是在剧团工作的,所以我从小就能接触到一些当演员的叔叔阿姨,从小我就看他们演戏,有时候他们也会叫我去客串一下,演一个谁谁谁的女儿这样子。

所以从小我对这个职业就不陌生,而且觉得非常好玩,非常喜欢,也一直挺享受做这件事情的。初中那会儿是因为,考高中的时候有兴趣特长生这样一个选择,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比较认真地考虑这件事,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把这个作为我的一个职业方向去发展。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我看一个报道说,当时你有同学质疑你要当演员的想法,您是怎么面对这些质疑的?出演这部电影后,会有更多人认识您,如果以后还有人质疑您,您会怎么面对?

黄尧:我觉得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和想法,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行了,其他都不重要,活是活给自己。

Ifeng电影:《过春天》是一部有关青春成长的故事,在您的成长过程中有没有一些,让您觉得特别刻骨铭心,或者是对您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情?

黄尧:其实没有,因为我是比较中规中矩的,很乖的那种学生,青春期我都没有早恋过(笑),所以很羡慕佩佩有那样精彩的青春期的故事,我最大的事儿可能也就只有考试作个弊什么的(笑)。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黄尧:我平时很宅,特别安静的那种,有点闷骚(笑),有自己的小世界。我可以一个星期不出门,待在家里我也可以给自己找到丰富多彩的精神生活。

Ifeng电影:平时看哪个导演的电影比较多一些?

黄尧:像李安导演、是枝裕和导演,包括阿方索·卡隆,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些导演。

Ifeng电影:您比较喜欢什么样题材的影片?

黄尧:都看,我看电影不挑的,除了我特别害怕的那种恐怖片、悬疑片,可能会看的比较少一些。最近比较喜欢贴近生活的题材,越真实的越好,接地气的那种,生活中的琐碎小事,我觉得拍出来很美好。

她用“没有表演的表演”斩获了影后

Ifeng电影:您也会从这些影片中学习一些有关表演的东西吗?

黄尧:我没有刻意地去学,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学不来的。你自己感受到多少,你就能演绎出多少,你只能看出来这个人演得很好,这个人演得不好,但是你没办法说,我学学他怎么演,我也怎么演,这个肯定是从别人身上学不来的。更多是感受他的情绪。

Ifeng电影:对自己以后的定位有方向吗?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黄尧:我不想给自己一个框框,只能演哪一种类型的怎么样,只要这个角色有趣,有打动我的地方,我就会去尝试做,我也不会把自己限制在什么题材,什么类型里面,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网剧,只要这个角色是能够打动我的,我就会去尝试。